一只小马甲罢了

你死以后

       你死后,我更加肆无忌惮地想念你。

       2015年6月12日,我心里有隐隐的预感。这一年颓废和消极淹没了我,我竟希望发生些什么,好来排解永远没有边际的海洋一样的寂寞。

       我错了,我不知道预感成真让这日常更加难捱。

       13日,我只是哭。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伤心欲绝,是一个鲜活而年轻的生命的消逝,是我朦胧还未来得及发酵的暗恋,还是你的灵魂的远去。

       头一日立下诅咒现在却哭得喘不过气来的我,深刻地感受过自己的丑陋。

       满室的悲戚中,我知道我定不是最痛苦的那一个。

       我在梦中,幻觉中,自己的臆想中,反反复复地见到你。

       你坐在座位上冲我笑,亦或在水中向我游来。你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样子,我想象不出当死亡停留在你面前时你是不是在挣扎。因为见过你尸体的人告诉我,被打捞上来的你,神情安静,嘴角勾起了微笑。

       你总是,美好得像一幅画,或者无声电影里走出来的翩翩少年。

       我知道死亡让回忆被我们擦得雪亮,最后你可能不是真正的与我相处过的那个你。

       你活该,如果不想自己的形象被我们随意曲解篡改,你为什么要走。

       一个星期后,我不再哭了。

       我却渐渐分不清幻想和现实,我在青天白日,恍惚中见到你。

       我爱的女孩搂着我,一遍又一遍地说,不要想了。

       如果我不想你,我怕我会忘了你。

       

       妈妈对我说,我会忘记的。

       我真可怜你,如果我们一个个最后都慢慢地遗忘了你,你来过这世界,还剩下什么意义。所以我决定我至少要记得你。

       你不在,世界还是在转动。

       你的家人扬言要为你讨回公道,我缩在角落,感到难言的恐惧。

       教室里每一个人脸上都盛满悲哀。

       CR走过来,将我拉离窗边。很奇怪,我忽然就不怕他了。心脏平稳有力地跳动,但是我忽然觉得它好空,我整个人都有点空,除了空虚什么也感受不到。

       我只是觉得我必须做点什么,不然连我的恐惧,都会被这悲哀吞没。

       我站在教室里,那一瞬间遗忘了你。

       搬桌子抵住门的男生,挤在角落里的女生,可能他们都有一瞬间遗忘了你。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其实你死了,与你有关的一切早就成为了过去。 

       后来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而且我再也没有见过你,无论在现实还是梦境。

       你本该终结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物理老师上课时还是会说,同学们不要睡了,我讲的这点很重要。 

       校园里的每个角落,议论你的声音越来越少。

       到了秋天,经过通往五号公寓的小石阶,我没有闻到桂花香。

       冬天不冷,大榕树没怎么落叶。

       其实夏天结束,我就离开了十七班。 

       我就觉得,我在这个班级里遭遇的一切真像个笑话。

       我曾受过几次伤,颓废和消极淹没了我很久,你终于替我终结了这一切。

       人死后有魂灵吗?你千万不要嘲笑我。

       我早知道文字有多贫瘠。必得再三删减,使每一个字饱蘸我的感情和灵魂,多余都是对你的玷污。

       我已经能毫无触动地谈起你,我得承认,即使我不愿,我终有一天会忘记你的。你对我来说,或许只是漫长的生命里,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

       聂鲁达说,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远而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自从你死后,我便不再喜欢你了。

评论

© 鲜血阿加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