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马甲罢了

『如果和他谈恋爱』德拉科

       最好是和他青梅竹马。这个该死的纯血信仰者,交友的最低标准便是出身。最好是生在一个和马尔福相差不算太远的古老家族,才足够被他接纳然后与之相配。
       理应成为一个斯莱特林,那么便少不了和他同流合污。上了这条贼船就再也别想下去,小少爷天生热爱且擅长挑事,十分记仇还报复心强;在对待敌人方面花了整十年功力去尖酸刻薄,而他的敌人,其实就是那群不太买他帐的人,换而言之,不陪他玩的格兰芬多们。就是这么幼稚。
       偏偏拿这幼稚没办法,就算他永远都在想出“一个绝佳的计划”,然后披着斗篷到魁地奇球场当着全校的面丢完一整年的脸,或者宵禁后跑出去向格兰芬多的院长告格兰芬多的状——然后因为夜游和格兰芬多们一起接受了禁林一夜游的惩罚——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回来。就算明知道他有时智商和高尔克拉布毫无差别,但当他下一次露出犯蠢标志的仿佛喝了一升兴奋剂的表情,你只要把那些往事和结论都忘掉就好了。反正最后除了“我爸爸……”和没完没了的上蹿下跳,他的喜怒无常从来没什么逻辑——或者,逻辑影响太强烈。
       少爷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对他谄媚讨好阿谀奉承的人和他不屑一顾的人一样多。他自我膨胀到极点,要求全世界围着他一个人转,偏偏有这样的资本。虽然不知道挂在嘴边的“我爸爸”算不算资本,至少在家族至上的斯莱特林算。
       也许他允许你留在他身边,你就该知足了。因为他是能漫不经心口出恶言将素不相识的人踩进尘埃里那样的性格,而围上来渴望被他踩两脚的人又像峰群那么多。也许不经意间他露出的冷漠和蔑视,你根本不必要去在意。
       原来出身和家世并不被他自己当做资本,虽然他的确以它们为荣并把它们利用到极致,但是在他心里,单是他自己就足以让他不可一世。
       所以最好是青梅竹马,否则不知道在千篇一律的斯莱特林里,有什么能耐比潘西·帕金森更吸引他的注意。他有本事得到一切,凭什么选择你。应该成为那个一直在他身边并且被他视为特别的人,彼此的陪伴成为理所当然的习惯,后来世事变迁,除了习惯他再没有什么可怀念。
       如果不是青梅竹马,就去格兰芬多。管他什么神圣二十八族,泥巴种还是混血都无所谓,反正没想跟斯莱特林做朋友。
       全霍格沃茨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过不去,而且他脑子有病,越过不去越不过去。那么成为救世主的队友,任务就成功了一半。斯莱特林王子比关心自己女朋友还关心哈利,就也会像关心自己女朋友一样关心你。
       冤家路窄更狭路相逢,不找麻烦和不被找麻烦双方都觉得有点空虚。随年岁的增长战争变得克制而不动声色,只冷嘲热讽也能构成一场又一场交锋。有时候是这样的,有那么一个人,你光是看着他没倒大霉,你都情不自禁上前手动帮助。神经病·马尔福帮忙帮得太热情,而且因为傻,往往结果事与愿违,一般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也笑也怒也吵也闹,他大概恨不得往你脸上扔粪蛋,再没哪个姑娘有此殊荣。
       在黑暗君主降临之后,往昔每日针锋相对的较劲竟成了常常追忆的美好,再找不到机会和他痛痛快快地吵一架,中间隔了太多截然不同的信仰或坚持,那段时间里,与他的交集趋于归零。
       他变得沉默又忙碌,疲倦的脸上掩藏心事重重。从不知家族对他的意义是这样的,十六岁的少年,背弃以往相信的所有正义和正确投身黑暗,不得不对自己的同学和校长挥杖相向。他每直接或间接夺走一个生命,不知道救下父母的喜悦欣慰能不能弥补那份罪恶。他晚上有没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会不会做梦,梦的是从前还是没有出路的未来。如果麻木,那一天他的手为什么在颤抖。
       他一如既往逞强,只是不是吓破胆子后用怒火中烧来强作镇定,而是若无其事地扮个坏人。
       不该让他一个人陷落于地狱,敌对了那么多年,这次也一样说什么都不能让他如愿。如果他为了家人选择深渊,至少抓住他的手,拉不回光明也别让他迷失在对岸。
       他是会轻易原谅背叛的人,因为嘴硬心软到了一定程度。而且他傲慢的盔甲,已经被他深不见底的迷惘和孤独所瓦解。所以他一定会回握住你的手。
       就这样拉着一起走向战火,未来就是崭亮和平的明天,就这样拉着他,到了明天也不要放开,一辈子也不要放开。

评论(1)
热度(7)

© 鲜血阿加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