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马甲罢了

情书

       我喜欢过许多人,未有一个的名字说出来及你一半荣耀。
       别人都叫我收余恨、免娇嗔、改性情,只有你劝我随心所欲及时行乐。在遇见你之前我将缘分奉若神明,对一期一会都漫不经心;遇见你之后,我就开始埋怨我们相遇得太晚。
       晚到我已经被磨砺光滑压抑喘息不是最好的我,而你肆意张扬眉飞色舞一眼就惊艳了我许多年。
       我敏感在意到对你的一思一虑了熟于胸,你喜欢亦或是忌惮我,我都一清二楚。不管是出于直觉还是逻辑我从来没失误过,所以你尽管放心。
       你十八岁了。你那天哭得声嘶力竭,我竟然有些幸灾乐祸。你不知道每次感受到你的轻视,我对你的喜欢就变少几分,我实在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你不过懒得照顾我两次,我对你的爱就消耗殆尽了。
       但是你写下的这篇当时二九,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一句一顿,心潮澎湃。我毕竟追随了你那么久。
       我毕竟没有自己的方向,却不知为何认定了你就是光亮。而且我们明明那么相似,你看我随手写下的一段话,也像是你写的一样。
       一起画的画,一起做的事,甚至我自己的风光伟绩,最后全变成你和别人的。是你故意还是我故意为之,我现在已经不在意了。
       你把我从晦暗污秽中拉出来藏进你的羽翼下,我终于不想再被别人挡住亮光。所以我要离开你。
       我早就离开你了,反正你一定也知道。你渐渐承认我未在任何事情上的天赋不及你,而我只是比你荒废它多一点。你走得太快了,我跟着你到了成都,却不知道我要在那儿做什么,那里没有你。
       别人是糖衣炮弹,而你是剧毒花蜜。我被别人遮挡是因为愚蠢,被你遮挡是因为甘之如饴饮鸩止渴。
       要怎么结尾,这段不足为道的文字,我还有47天来慢慢想。
       我将不再全心全意地祈祷你的幸福,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就这最后一句。
       从前只知艺术使人柔情似水,浩劫临头才知艺术也使人有金刚不坏之心。愿你生命中有足够多的云翳,来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
       写给你,也写给我。

评论

© 鲜血阿加莎 | Powered by LOFTER